帮一个种族歧视分子辩护:混蛋也是有人权的

2020-07-08 744人围观 ,发现11个评论

翻译:吕佩廷

在你看过所有有关NBA洛杉矶快艇队老闆-无敌蠢材唐纳‧史特林(Donald Sterling)的文章中,这或许是唯一一篇帮他说好话的。

前情提要,以防你错过了好戏:史特林这个人是个十足悲惨的家伙,他说了些惊世骇俗的种族歧视言论,随后就被公开在网路上,任人收听及阅读。
然后,为了稍微控制一下危机,他去了安德森‧库柏(Anderson Cooper)在CNN的访谈节目,但基本上在节目中他只是在讲些屁话。

自从与「女朋友」的谈话:「别带黑人来看比赛」公诸于世后,这位快艇队老闆便被NBA判罚终身禁赛,甚至连自己球队比赛都不准踏进球场半步。

史特林在库柏节目上向大众道歉,但内容的糟糕程度和原本的失言不相上下。他当众对魔术强森所做的公益活动发表不实评论,然后一付道貌凛然的样子声称自己「没有种族歧视」。

帮一个种族歧视分子辩护:混蛋也是有人权的

如果他可以站出来只是简单地表示:「没错,我大概怀有严重的偏见。我年纪很大了,会有这样的观念可能来自于我成长的年代,那是个对于种族有着截然不同观点的时代。但我很抱歉我是个混蛋,我会试着与时俱进的。」这样或许还好一点。

但这有一个想法值得思考:当一个低能儿(或种族歧视者)不应被视为犯罪。

史特林并不是在任何记者会上发表此等言论,这只是他私下与女友被录音的对话。NBA是个私营组织,他们有权设立自己的规範,但最后结果却演变成:「我们该如何因人们的言语及思想来处罚这些人?」

当然,也有例外。如果台湾负责原住民事务的官员,公开批评所有原住民都是懒惰的酒鬼,如此,他的确必须被开除。

但史特林只是个拥有篮球队的普通公民,球队是他买的,是属于他的,他只不过说了些蠢话,就该受到惩罚?

或许。但不应如同NBA的处理方式。

要惩罚史特林这样的混蛋应该要如此:在史特林将球队卖予他人之前,快艇队的全体球员都应罢赛,但这也代表球员们将面对金钱损失。

想像快艇队的球员故意输掉每场比赛直到史特林卖掉球队,这样会有多震撼,或是球员们就简单地坐在球场上抗议。脱下球衣也很不错,但这并不能代表什幺。

出乎意料地,巨星詹姆士(LeBron James)似乎了解这点,在一段採访中,前迈阿密热火队球员告诉记者,他听到詹姆士说,如果史特林下年度还在的话,他就不打球。如果詹姆士要遵守他的威胁可能因此必须承受很大的金钱损失,但这却是个严正的抗议,因为有人因而受苦。

曾经有一张备受注目的照片,描述1968年墨西哥奥运的两位非裔美籍跑者,汤米‧史密斯(Tommie Smith)和约翰‧卡洛斯(John Carlos),前者在200公尺项目获得金牌,后者则获得铜牌,两人都是黑人,且都为美国社会对待弱势族群的方式感到愤愤不平。

即使曾被警告切勿将比赛冠上政治色彩,但两位选手站上颁奖台领奖后,演奏国歌时,双双高举紧握的拳头致敬,这个手势经常被「黑豹」(Black Panther)社会运动者使用,此组织有时带有军事色彩并诉求黑人全面的公民权。

帮一个种族歧视分子辩护:混蛋也是有人权的

史密斯与卡洛斯皆为公开的抗议行为付出了代价。他们随后遭到奥会除名,接下来的几十年岁月被驱逐于所有赛事之外。但最后,他们仍被称颂为英雄,必须为理念而承受巨大折磨的英雄。

任何快艇队或NBA的球员都有权表示自己不愿和「白癡」共识,但却必须放弃随比赛而来的薪水,甚至冒着违约的风险。

我说过,NBA是个私营组织,但我们却走向一条道路,从言论犯罪走向连思想都是种犯罪的境界。在许多欧洲国家,「否认尤太大屠杀」是非法行为,如果有人说大屠杀从未发生,则会因此被判入监。

即使在言论自由的美国,3K党能公开游行,威斯特布路浸信会(Westboro Baptist Church)可以在丧礼高举「上帝恨同性恋」的牌子,但仍有「憎恨罪」,意思是,如果你因为赠恨某特定族群,只因他们年纪大、是黑人、同性恋者或是拥有特殊宗教信仰,而伤害或杀害这些人,便会因此加重刑责。

这些法律让我很不满,因为我才不在乎有人是因为憎恨信仰天主教的老黑人同性恋,或只是因为看不惯被害人当天带的帽子而杀人。我只在乎他确确实实毫无理由地杀了一个人,杀人就是杀人。

不是吗?

如果你蠢到认为尤太大屠杀从未发生,那我可怜你,但我不打算把你关起来。

如果你是个十足的种族歧视者,而且不愿让黑人来看你的球赛,那我也不会再买你的产品,但我不会将你终身禁赛。

我们一旦开始因为普通公民说出的言论而祭出罚责,就逐渐步入了乔治欧威尔的「1984」中,清楚描绘的那种世界。

在台北街头有一辆白色轿车插着中国国旗,并用扩音器嘶声宣传两岸统一。这就是所谓的民主(当然每一次我也都有权向他比中指)。也曾有台湾的低能儿穿着纳粹制服上街头抗议同性婚姻,虽然这很恐怖,但却是美好的自由象徵。

所以在这,我要维护身为一个混蛋的权益,维护他们发表糟糕的言论、怀有任何下流思想的自由。

行动是行动,言论则归言论,千万别搞混了。

一个自以为正义的「终身禁赛」裁决,可能会让NBA的委员感到好过些,但此作为却鬆动了我认为身为民主国家人民的基本信念:连混蛋都是有人权的。

不容错过